W

豆腐君人民公社の吃粮指南

GRIMES:

不知道这么一个单纯的吃粮指南怎么就触怒老福特,竟然是秒吞!发了三次都是秒吞!po猪试着把两段废话搞成图片以后似乎就OK了,然而我真是不懂,这两段话到底有什么问题……





下面是指南的具体内容:


长篇部:


1. Square One (完结) 半BE不HE


架空背景,祭司锤 x 公主根,虽为AU,却不小心猜中了一些正剧剧情,然而并没有什么好开心的……


引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 (最终章)




2. 座钟里的秘密 (完结) HE


黑道总裁锤 x 图灵根(非Root),AU,原本来自于五十度灰梗,后发生变异,但肉相对较多🙈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番外一 番外二




3. Heart Is A Beating Drum (完结) HE


摇滚乐手锤 x 超模根,AU,脑补停不下来,欢乐玛丽苏,健康每一天~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 (结)




4. You Know You Like It (未完)


黑帮小弟锤 x 黑帮老大千金根,AU,豆腐君心中最爱的禁欲锤の肇始,肉多,但目前更新较慢


(一) (二) (三)




5. 二轴的爱情 (系列性长篇,未完,只有老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完结) HE


青葱校园の肖根大学组,AU,最开始只是一个甜向短篇,结果发展成了大型系列日常向甜饼番外合集,传说会延绵不断地更下去,当然,只是传说…… 雷点密集OOC,包甜到齁,目前基本清水,后期可能会上更多的肉


完结原篇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番外六 番外七




6. Breathless (未完) HE


禁欲根 x 性瘾锤,AU,高强度虐文,豆腐君至今写得最认真的一篇,蜜汁文风OOC,抖M的饕餮盛宴,目前持续周更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7. Steel Lovin' (未完) HE


铁甲钢拳AU,拳击手牛仔锤和德州村花根潇洒恣意的乡村爱情故事,原本打算写成长篇,现在估计最多只有中篇,但肯定不是短篇,所以还是放到长篇部,短期内可能不会更新……


(一)




短篇部:


看名字就知道是逗逼向甜文OOC系列:


1.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卖卖电脑 


2. 德州爱情传奇 (夕阳红组出没)


3. 一场背痛引发的失智事件 (失智根 x 保姆锤)


4. 芬奇五步调查法


5. Karma Is A Cute Nerd  (夕阳红组出没)


6. 争宠 (肖根养娃)


7. 养儿不易 (肖根养娃升级版)


8. POI史诗级邪教乱斗大片 (超级邪教大乱炖,各种CP排列组合)


正剧向系列:


1. 回头 BE预警


2. 魔法 HE


3. Conversation HE


4. 梦境 HE


各种设定系列:


1. Match (军官锤 x 画家根)另有 番外


2. 少年的夏天 (教师根 x 学生锤)


3. Never Enough (舞女根 x 黑帮锤)


4. Circumnavigation (国际刑警锤 x 超级黑客根)


5. Confession (神父锤 x 杀手根) ABO预警 锤攻


6. Thief (年下神偷锤 x 年上御姐根) ABO预警 锤攻


7. Crush (AA x SS)真人向预警




分析文(瞎扯淡)部:


1.第五季笔记: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508


2. 献给TM和根的花束


3. 关于攻受问题的一些随写




剪刀手(B站)部:


1. 七夕 喜迎504


2. 爱来过 肖根万岁








【破产姐妹crossover】肖根【selfi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OI百合病社:

Hammer的猕猴:



因为觉得还蛮搞笑的,这边也发一遍,不会被pia吧。

—————————————————————————
Shaw没精打采的在一个破落的小餐馆咽着难喝的咖啡,手里的三明治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这次吐出来的号码是这个小餐馆的主人Han。Shaw看着这个小鼹鼠一样的男人,很难想象还有谁会有预谋的来弄死这只——可爱的吉娃娃——按Max的话来说。 








手机里蹦出一条短信,给坐了快一个小时的Shaw一线希望。一定是机器搞错了,她马上能脱离这一屋的布鲁克林味—— 








“Hi,sweeitie,午睡在酒店刚醒呢。想你。”Root讨人厌的日常问候跳了出来,附上一张发丝稍稍凌乱、白色浴袍胸口大开的自拍。








 而且肯定是故意的。在照片上,除了Root撑着头玩味的眼神,光线与阴影的交界,Root红色的乳/尖半露了在白绒绒的浴袍外——不挑时机的、不安生的撩骚。








 Shaw一口气没上来,被难吃的三明治噎的手直抖。 








撅着嘴端来咖啡的Max好死不死的瞄到了这张自拍,她急急的登登登跑回了吧台,凑到Caroline旁边,依旧是对Caroline的无情吐槽。"猜我看到了什么。"Max眨了眨眼。"那个全纽约欠她一顿饱饭的黑背心果然是gay,她女朋友刚给她发了咪咪照。"Max的嘴又急又快。"不过除了发色简直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妹妹——脸蛋像月下娇娥,胸平似浩荡江河。"








 Caroline打了下Max的胳膊,娇嗔道。"Max…"然后却突然低下头、垂下了目光,低声跟Max说道。"别回头,我觉得那个黑背心好像要把咱们店血洗了。" 








Max回头瞄了一眼Shaw。"wow,眼神真酷。"后背一冷的Max向Caroline撇撇嘴,难得没继续吐槽下去。








 Shaw愤愤的盯着这两个服务员,几乎把她们姜黄色的制服烧了个洞。她终于找到有人想杀害Han的理由了。这里不仅服务差、东西难吃,服务员嘴还这么贫。哪个失意的、蜗居在布鲁克林的倒霉蛋,说不准会在被冰毒拖垮之前,来店里扫射一番,出一出多年的怨气?








 Shaw摇头,这种无聊、毫不需脑力和特工智慧的任务她Shaw大爷真是受够了。可自从机器又加了几个执行人后,匀给她的十件有八件都是这样的。Finch和Reese倒是忙着老年得子,Root又不知道跑到哪个州去了。Shaw闷在座位上,把东西一点点塞进嘴里,打发着时间。 








等到日光西移了,Shaw都有些犯瞌睡。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弄的Shaw一个激灵。一个人高马大、胸房饱满的女人边笑着说"Hey everyone"边冲着Shaw走来,气势汹汹。








 "你怎么坐在我的卡座上?"夸张的波兰口音让Shaw不明所以,而Max和Caroline只站着看好戏。 








Shaw看着Sophie自顾自地把她的食物端到了另一个卡座上。Shaw手里的枪已经上了膛。行凶者——没错,即将就是她自己。 








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Han却引起了Sophie的注意力,带着的红色小礼帽让Sophine哈哈大笑。"Han,就算你着急想告别处/男之身,被大灰狼吃掉,也不用把避孕套顶在脑袋上,还是红色情趣款。"哈哈哈哈。 








Shaw正为这家店客人的节操双眼圆睁、叹服。人群里突然冲出一个小个男子,拿着的手枪指向了Han。"你说好让我在上面的,你说好的。"他语调尖利而扭曲,脑袋顶着鸟窝头,显然是个半梦半醒的瘾君子。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男子真的要开枪行凶,只有Caroline缩在了Max背后。Shaw带着消音器的枪已经"啾"的一声打穿了男子的手心。








 没人管那个趴在地上痛呼的人,有些好奇的目光打量着Shaw。Caroline摇晃着脑袋,露出灿烂的笑容,拍拍Han。"Han,你终于…还on the top?哦,我可真为你骄傲。"








 Max也跟着打趣些什么,Shaw只是想赶快离开,没听见。匆匆经过时却被Sophie揪住了衣领,排山倒海的力气袭来——哦,这娘们力气真大——Shaw竟然被Sophie强吻了。








 即使以特工的心理素质,Shaw也难以从这样的打击中回复过来。Sophine的大嗓门在店里响起。"我要宣布,我从现在开始 into girls了。" 








Shaw却欲哭无泪,她好像才开始明白Root是多么含蓄、多么诱人、多么可爱。比起这帮深井冰好的多。还有Root的平胸在搂抱起来的毫无压力是多么让人呼吸畅快……





Shaw一拳把Sophie打倒,边走在大街上边擦嘴角。她突然好想Root,真的好想。








 一个电话突然打过来,Shaw接起来了。Root的声音让Shaw感到了一丝丝安慰,但Root饱含诧异的话语却让Shaw的心揪紧了。








 "Sameen…机器让我看到了一份监控。…那个跟大胸女吻在一起的人…不是你…对吧?"


【授权翻译】under cover of darkness(3)

Traaaaaaa:

原文地址    作者:brightly_brightly  


1  2


授权见:1


分级:E级




这篇有小伙伴先看过之后说简直想帮我葛优躺一下,你们完全可以想象一下这个污力【x【在我心中亮闪闪老师大概全网最污。。。




这一章全篇根攻,SM预警,假阳具预警【不能接受者切勿失足踩雷】


(顺便由于just to remind you那篇作者怎么敲也不理我,不给授权也不拒绝- -所以我慢点译,不然译了一堆最后告诉我不行就尴尬了- -大概会找一点其他的小甜饼来翻。)


依旧感谢大可爱 @chain ,大可爱在翻亮闪闪老师的小甜饼,大家可以去感受不那么污(依然很污)的亮老师,找大可爱玩(






图片版:http://ww4.sinaimg.cn/large/50a64043gw1f6m4us23cpj20c87gee81.jpg






文字版(打不开翻墙):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77599/chapters/17552362

Drunken Call (二十二)

Noramyw:

“Not until I know why.”


Root轻吸了口气,她的裙摆已经推上了腰,露出黑色的底裤来。


这不是谈判该有的姿态。




尤其是,Shaw咬着下唇,手指正描画着她的肋骨的时候。


“You sure?”




“Well......”


Root缓慢地眨了眨眼。


她不自觉地抓紧Shaw的肩膀,咬上耳根。




“Make good use of your tongue.”




Shaw狠狠亲吻了她。


这不同于之前,而接近于Root记忆中、在俱乐部里的那种吻——她的唇舌被尽情撬开,然后掠夺,Shaw有策略地层层推进,也绝不忘记关照任何一部分。




简单来说,这火辣极了。




Root的反击稍有不同。


她享受着大脑皮层的神经元逐渐兴奋起来的过程,只在Shaw咬她时不甘示弱地用力吮吸对方的舌头,吞咽Shaw的气味和一切,直到Shaw不得不口干舌燥地后退一步,把动作放轻放缓。




“That didn't suck.”


Root摸上Shaw的背脊,解开了一半搭扣。


她用指尖挑起松了的肩带。




“Aw, there were plenty of sucking. ”


Shaw挑起眉。


她看着歪着头的Root,看着那女人直接的视线,以及唇边的湿润。




这让Shaw有些急切地想要些什么——但她足够聪明,知道Root另有打算。


Shaw好奇那是什么。


准确来说,她好奇让Root主导的、Root喜爱的会是什么方式。




“Want more?”


Root抽出了Shaw的肩带,盯着她,然后用绝对缓慢的速度绑住她的手腕。


她需要确认Shaw让她那么做。




Shaw没有反对。




“You really want me.”


Root短暂地、弧度很小地笑了一下。


她将Shaw推向后方,主动地骑在后者的腰上。




“Or maybe I just want to be at bottom.”


Shaw挑了下眉。




“No.”


Root亲吻她的胸口,牙齿的力道逐渐加重。


“You like pain.”




Shaw深深地吸了口气,她不打算否认那一点。




“I'm still weak, so......”


Root扬起头,指尖软软地沿着Shaw的胸口下滑。


她确定这让Shaw不耐极了、不快极了,然而不得不等。




也就是说,这对Root来说,有趣极了。




“I need make sure that you'd listen to me.”


Root停在了自己的裙摆处。


Shaw看着她的手消失在那儿,又重新出现。




最后Root的手指点在了Shaw的唇上。


湿润的。热的。




“Freak.”


Shaw翻了个白眼。


Root在她张口时抽回了手。




“What?”




“Just to remind you how wet I am, for you.”


Root的身体再次挡住了她的手。


只除了,这次,Shaw感到有什么爬上了她的大腿根部。




Root笑的弧度加大了。




“And you can't do anything about it.”


Root在热源停下。


她的掌根在Shaw的某处微微转动,力道由轻到重,直到Shaw发出嘶声来。




“You can't see.”


Root挤压那里。




Shaw直直地盯着她的腰,好像那样就能透过去,看到什么。




“You can't touch.”


Root舔了舔唇。




Shaw的瞳孔放大,这让Root满意地动了动臀。




“You can't come unless.......”


Root滑入一点儿,又浅浅地退后。


她的身体随着动作而微微后仰,长发落在肩后。




“I say the magic word?”


Shaw努力抬起身体。


她看见Root下颌因咬唇而形成的小涡,以及汗湿的锁骨。




“You read my mind.”




TBC

Childish (2)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整篇依然自始至終都在亂來


※ 不是警告:輕鬆路線XD


    背景大概是TM小隊幹掉SM後一年多這種無限接近不可能的結局左右,Root&Shaw已同居。總部還是老地方,地鐵站。


    本文依然不含任何科學性質,我是文組人,請不要計較((爆






childish


    (a.) 天真的、孩子氣的。






BGM:Pull Me Up - KYKO


(跟第九篇比較有關,很暖的歌)













【 Childish 】 (2)












6. 一起去街上購物


 


 


        接到檢查報告出爐通知的Shaw帶著Root再次前往醫院,這次Root沒再於醫院門口停下腳步,只是捏住了她的衣角。她低頭看著那隻略略發顫的手,不過片刻便決定讓自己的手接替了衣角的位置。


 


        嗯,畢竟只是讓Root捏著衣角的話要是被逃掉就糟了,還得花更多力氣去追小傢伙,不如就這樣牽著,相對保險。Shaw自顧自地點點頭。


 


      「以目前這些檢查還沒能發現她的身體年齡是因為什麼而迅速倒退的,一切正常。」辦公室裡,Dr. Floyd略顯懊惱的表情與結論讓Root變得有點沮喪。「或許需要做更深層的檢測以綜合判斷,腦部也可能對此產生影響,我的建議是讓她做完檢查後住院觀察。」


 


        「腦部?」Shaw挑眉。「你不會是想說她自己決定讓自己變成這樣的吧?」


 


        「當然不是,但目前得到的結果完全無法解釋這個現象。」Dr. Floyd把一份紙本資料遞給Shaw。「直至今日,醫學領域能探知的仍然有限,既然身體數值正常,那麼就可能與腦部有關,一些訊息透過腦神經……」


 


        「我得考慮一下,她現在應該還沒做好再次被那些檢查折磨的準備,決定了會再來找你。」詭異直覺掠過腦中,始終盯著男人看的Shaw瞥了眼一旁顯得坐立不安的Root後搖頭說道。「對了,我個人的建議是你何不再仔細檢查比對一次她跟普通兒童的各項平均生理數值?別想找理由進行你的私人研究。」


 


        「這有點失禮,Ms. Stewart。」Dr. Floyd拿下眼鏡嘆了口氣,試圖表現誠意:「我確信一切為真,也是真心想為──」


 


        迅速掃視過貼在燈箱上的X光片,Shaw站起並將身體前傾到足以使眼前醫生不適的程度:「想聽聽有趣的事嗎?我在加入海軍跟祕密部隊之前也是醫生,無論你打什麼主意我都知道,我更不打算讓她變成實驗材料,所以,小心點,我會看著你。」


 


        Shaw說完便拉上Root離開了醫院。


 


        「Harold?」因方才那種感覺而有點心煩意亂的她敲敲耳機。「你那邊有進展嗎?」


 


        「恐怕沒有,Ms. Shaw。」耳機彼端很快傳來略顯挫敗的聲音。「與Ms. Groves相同的案例是零,也就是說她是全球第一起,頂多只有相似案例而已,但那些案例的最終醫療結果都相當惡劣。」


 


        「……知道了,順帶一提,有空的話幫我查一下Bill Floyd以前在接手相關案例時團隊裡有沒有其他醫生,我覺得他不可靠。」


 


        「好,妳現在跟Ms. Groves在一起?」


 


        「當然,還有其他可能嗎?晚點說。」


 


        Shaw看著垂頭喪氣的Root,切斷了通訊。


 


 




 


        對Shaw而言,當某些「東西」充塞、佔據身體時,排解它們的最佳解決方案就是吃,吃吃吃吃吃,直到它們散去而肚子再也沒能擠進更多食物時方得休止,或者找個人上個床之類的。


 


        不過有鑑於現在她的半永久固定伴侶成了個孩子,而且真的心情差勁的也不是她,所以採取了前項方案,然後她略為訝異地發現這個方案對Root似乎相當有效。


 


        至少對縮小版的Root是這樣。


 


        冰淇淋、鬆餅、熱可可還有甜甜圈,被Shaw帶到市集的Root一路買一路吃,終於在吞下最後一口甜甜圈的時候,Root露出微笑小聲地說了謝謝。


 


        「謝什麼,只是順便買給妳吃的,最近都沒事做,我得排遣下這種無聊。」Shaw看著手上剛買的棉花糖,晃了晃,然後將它遞給Root。「為什麼妳會喜歡這種東西?我敢說妳是大人的時候就不喜歡。」


 


        「我喜歡啊。」Root仰起頭直衝著Shaw笑,陽光將她額上的薄汗照得有點刺眼,Shaw一把抹去了它們。「軟軟的、可愛的或甜甜的東西都很好。」


 


        「那我肯定妳不喜歡我。」


 


        看到Root突然噠噠噠地跑向旁邊擺滿玩偶的攤位,Shaw低聲嘀咕著慢步跟了上去。小傢伙拿起其中一個只能用謎樣來形容的黑色玩偶──臉上是兩顆大大圓圓略顯呆滯的眼睛、抿成一條線的嘴巴和鋸齒狀的尖銳牙齒──朝Shaw揮舞。


 


        「……妳竟然想要這個?」Shaw從Root手上接過玩偶,捏著它的尖耳朵和蝙蝠般的翅膀感覺難以置信。她一直以為Root的審美觀至少應該在正常邊緣,可現在……她不那麼確定了。


 


        「嗯!我以前有一個,但不小心弄丟了……好像是在Harry那裡不見的。」Root偏頭說道,神情有些困擾,似乎正在回憶什麼。「有一次很多奇怪的人衝進來,我們跑走了,再回去的時候裡頭就什麼都沒了。」


 


        「……也可以買別的吧?」覺得自己知道小傢伙在說什麼的Shaw遲疑了會,但還是不太想看到這種東西出現在家裡。


 


        「可是它很像妳,所以我喜歡。」


 


        Root的話瞬間掐斷了Shaw的理智線,「像我?妳說這玩意像我?Root?」憤怒值直線上升,雙手奮力擠壓玩偶的她簡直是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句話。


 


        她用生命保證如果眼前的臭小鬼沒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她會把棉花糖整個糊到她臉上去。


 


        「對啊,它很簡單又很可愛,而且抱起來軟軟的很溫暖,像妳。」


 


        「……呃、喔。」


 


        答案出乎意料的微妙,完全不知該對這段話作何反應的Shaw一下沒了脾氣,抓著玩偶沉默好一陣子,最後還是掏錢買下了它。


 


 


 








7. 餵食


 


 


        心滿意足地抱著玩偶的Root乖乖坐進車裡,Shaw發現她沒動過手上的棉花糖,而它現在正處於緩慢融成黏膩糖汁的狀態裡。


 


        「快吃掉,」Shaw指指棉花糖。「敢弄髒我的車就把妳丟下去。」


 


        「一定要現在嗎?」Root繫好安全帶後看著雙手搭在方向盤上的大人,一對大眼眨呀眨地無辜透了。「以後還會吃到嗎?」


 


        Shaw提醒:「妳現在不吃等等也吃不到了,它在融化。」


 


        Root這才看向自己已沾上糖汁的手,神情似乎有些沮喪難過,像是為棉花糖本體的逐漸消逝不捨,可接著便將棉花糖推向Shaw,而她不用想都知道Root在做什麼,畢竟以前的大人版時不時也會做這種事。


 


        她真的對不斷妥協的自己感到生氣,卻還是湊上去吃了一口。那究竟是因為正面對著Root,還是因為眼前的是個孩子才讓自己變成這樣,她一點都不想知道。


 


        任黏膩的甜度在嘴裡融化消散,Shaw開著車,突然覺得Root很像棉花糖。


 


        老是自己胡來做些讓人頭痛的事,一個勁地把自己丟進危險裡,外在看來強韌實則只是努力將脆弱掩埋,種種特質讓Root像是隨時都會消失……相較之下,現在這個小小、乖乖的Root令人放心多了。


 


        ……如果把她冰起來就不會消失,或許她會這樣做?


 


        還是算了。她想。


 


        冰箱是拿來放槍跟食物的。


 


 








 


8. 一方生病


 


 


        Shaw知道自己發燒了,但在她來得及阻止事態變得更糟之前便已被相關症狀抽掉大半力氣,只能虛弱地躺在床上。疾病比受傷令人厭惡的一點就是它或許不致命,卻很容易讓人生不如死。


 


        而當有個孩子在自己身邊的時候,煩躁程度會直線往上飆升。


 


        「這只是發燒,我不會死,別搞得好像我等等要進棺材了一樣。」Shaw自愁容滿面的Root手上接過水和藥片一口氣吞下,後者則乖順地坐在床邊點點頭。「離我遠點,不然就換妳要生病了。」


 


        「不要。」


 


        「還是妳更想讓我把妳丟出去?」


 


        「妳才不會。」


 


        這下戰帖般的話讓Shaw挑起眉,但並沒有辦法思考太多或做出實際行動,畢竟病毒已把她變成一灘爛泥,於是交代了Root該做什麼之後便不再與疲倦對抗,打算好好睡上一覺。睡眠與水向來是良方。


 


        將睡未睡之際,她感覺有什麼東西被塞進自己懷裡,額上跟著傳來短暫暖意。她沒睜開眼去探究發生什麼事,只是反射地將手中柔軟的物體抱得更緊了些。


 


        睡睡醒醒地過了段時間,感覺稍微好點後,發現懷裡是那玩偶的Shaw皺皺鼻子將它擺到一旁並跳下床強迫自己清醒,但在想去浴室沖掉滿身黏膩時卻意外發現Root不在房子裡。她皺起眉,隱約記得Root有在固定時間過來喚她起來吃藥,床旁矮櫃上的水瓶也一直都是滿的,現在人呢?


 


        「Harold,還醒著嗎?嗨。」晚上十一點當然不是個好時間,但她仍然接通了線路。「Root不見了。」


 


        「什麼?怎麼……」


 


        「我今天發燒忘記在她身上裝追蹤器,睡醒她就消失了。」無視於耳機彼端聲音裡的滿滿疲倦,Shaw迅速拿起槍並穿上外套便打開大門。「定位她,我要去找她。」


 


        「Ms. Groves能照顧──噢、抱歉,我忘記她現在……」


 


        「對,所以……幫我。」


 


        她感覺自己聽到細微的笑聲,於是翻了個白眼。


 


        「當然,Ms. Shaw。」


 








 


 


 


9. 被人纏住解決後回家


 


 


        Root把手上的熱湯狠狠拋向男人,接著轉身沒命似地奔跑。


 


        後方的哀號與咒罵聲大得讓她耳朵都疼了,而且對方顯然不準備放棄,雜沓沉重的腳步聲很快接近,儘管右耳裡的「她」正不斷提示她最佳逃脫路線,可她目前畢竟是個孩子,怎麼也很難跑過手長腳長的大人。


 


        路上一片漆黑,求助無門,手上亦再沒有任何能夠自保的物品,心中頓時充滿恐慌的Root只能用盡全力奔跑,卻在一瞬間雙腳騰空,手腕、肩膀緊接著傳來劇烈疼痛,而她心底閃過的唯一詞彙是「完了」。


 


        「臭小鬼,再跑啊!」男人邊喘著粗氣邊大聲咒罵,很快露出猙獰笑容。「我等等就把妳的腳打斷,讓妳一輩子都跑不了。」


 


        「你最好不要這麼做,我朋友很厲害,她絕對會殺了你!」儘管慌亂也拚命穩住語氣,Root用盡全力掙扎卻始終沒能把手自對方的掌握中脫開。


 


        ──如果她現在是「大人」就好了。記憶裡,過去的她有各種手段能夠讓這男人死無葬身之地,或許只需一個轉身、一次肘擊,甚至最簡單的射擊……但此刻它們沒有任何一個能派上用場。


 


        起初知道自己變小時只感到新奇,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她發現目前的智力與思維使她無法理解自己曾經的行為──那些事情全像另一個人做的──而現下的情況更將她對自我的疏離感推至高峰。


 


        她只知道所有人都等著她「變回去」。


 


        「以為我沒看到妳在店裡買了什麼?」男人笑得頗為開心,搶過她手上袋子將裡頭的東西全倒到地上。「熱湯、退熱貼還有那些瓶瓶罐罐?沒人會讓小鬼這麼晚出來買東西,妳是照顧人的那個,根本沒有人會來救妳。」


 


        耳裡持續傳來提示聲音,但她無法照辦亦無能抵抗。是的,她就不該自以為是地在深夜出門,更不該試圖證明些連自己都不確切知道是什麼的事,所以她完了,無論這個人想做些什麼,她都注定要毀在他手上了。


 


        當此般認知出現在Root腦海裡,卻又有另一個聲音讓她別放棄。


 


        瞬間,突如其來的痛嚎與槍聲將恍惚神智拉回現實,跟著男人跌到地上的她怔怔地看向自己已不再被束縛住的手腕,而後腳步聲再度出現,下意識覺得肯定是另一波威脅,她咬緊牙根反射性地拔腿就跑。


 


        「妳還想去哪?」


 


        熟悉音調使Root倏地停下腳步,回頭便看見穿著連帽外套還舉著槍的Shaw滿頭大汗地站在路燈下。


 


        該先解釋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是要解釋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或者無論如何先道個歉?畢竟Shaw看起來非常疲憊也非常……憤怒。腦裡出現無數選擇,然而Root半個字也吐不出,只能走回撒落一地的物品前將它們拾回袋中,最後安靜地站在Shaw面前。


 


        最好的結果大概是被揍暈,畢竟Shaw很久以前就這麼招呼過她,Root低頭想著,因不安而揪緊衣角。可跟方才的情況比起來就算挨上幾拳也無所謂,她知道自己終歸是沒事了。


 


        記憶裡的Shaw都是這樣,總會在緊要關頭出現……雖然救的並不是「現在的她」,那些關心……會一樣嗎?


 


        畢竟沒有人想要現在的她。


 


        低著頭的Root看見Shaw屈膝蹲下,突然就緊張地向後退了一步,但眼前的人只是以食指與拇指輕輕圈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回,並用另一手將她早已亂七八糟的頭髮順理整齊,接著拿過那袋東西站起身來。


 


        「還能走嗎?」傳入耳裡的語氣意外和緩甚至能稱得上溫柔,即使雙腳仍在不住顫抖,Root還是點頭。「我們回家。」


 


        比平常還炙熱些許的暖意透過濕濡掌心傳來,是Shaw牽著她的手,緊緊地,而Root覺得世上肯定沒有比這更讓人安心的舉動了。


 


        「……妳不生氣嗎?」


 


        「妳怎麼會這樣覺得?」Shaw斜眼瞥了下始終低著頭的小傢伙,然後狠狠讓靴底踏上旁邊男人的臉。「妳做事魯莽又不瞻前顧後的劣根性原來是從小養成的?想找死告訴我,我絕對會親手幫妳達成願望。」


 


        「……對不起。」如果是「以前的Root」,肯定會說些讓身旁人氣得牙癢癢又難以反駁的話,但現在她所能想到的僅剩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


 


        「下次別再這樣做,很危險。」Shaw打斷了她,吐了口長長的氣。她不太確定那是不是在嘆氣。「算了,是我太蠢,居然以為妳變成孩子就比較不用擔心,天曉得妳終究還是Root,從頭到腳都是。」


 


        ──都是?


 


        努力思考著話語的意涵,Root低低應了聲,抬頭看向似乎不再生氣的Shaw。


 


        「Zameen……如果我變不回去怎麼辦?」


 


        Shaw停下腳步,「我沒想過,但要是真的這樣也沒辦法。」然後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景象笑了出來:「那就把妳養大吧,直到妳可以照顧自己為止。」


 


        這對現在的Root而言卻是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隱約的承諾與暖意足以把巨大變化帶來的焦慮惶惑一掃而空,只因是Shaw親口說出的話語便全都真實得如同掌心間正交互傳遞的溫度,而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將它們緊緊握住。


 


        「我、我長大以後還可以照顧妳!」迫切地想回應這份情感的Root扯著喉嚨高聲說道。


 


        把眉挑得高高的,「哇喔,照顧我?天,妳能好好活著就不錯了,臭小鬼。」Shaw說著忍不住大笑出聲。 


 


        「我不是臭小鬼!一定可以的,Zameen──」


 


        「喔?再說吧,我能不能活到那天都還不知道,或許過兩天就被妳氣死了。」


 


        「才不會,我很乖!真的!」


 


        在Shaw彷彿永遠不會停下的笑聲之中,Root將她的手握得更緊,悄悄許下絕對要讓「她們」都最喜歡的人跟自己一起活到很久很久以後的承諾。


 


 








 


10. 朋友來探望 / 吃了對方的點心


 


 


        Fusco帶著Bear在外頭敲門。


 


        這組合雖有點怪也還在情理之中。退燒後難得出勤去收拾掉一個號碼從外頭回家的Shaw開了門,Bear理所當然地衝進房裡,卻略過她直接撲到坐在電腦前的Root身上,這讓她有點感慨,但其實又沒什麼意見,畢竟場面堪稱和諧──玩在一塊的小孩跟狗總是最佳搭檔。


 


        「Reese去哪了,怎麼是你帶Bear來?」把啤酒扔給一看到Root目前模樣就呆住了的警探,Shaw試圖提醒他自己還存在的事。


 


        「哦,他這幾天忙著救人,戴眼鏡的說他很忙沒空帶Bear散步,所以我就又成了他們的最佳委託人。」Fusco聳肩說道,然後湊到她耳邊:「嘿,那真的是可可泡芙?你們這些傢伙沒騙我吧?雖然看著真挺像的。」


 


        「你覺得我們有無聊成那樣?不如我用子彈讓你清醒點?」Shaw不悅地低聲開口,將Fusco拉得離Root更遠些:「只要那傢伙在我就只能被鎖在這當個全職保母,你知道她多讓人不放心嗎,我真的快瘋了。」


 


        「妳自己的愛人,當然妳照顧啊,至少她現在看起來挺可愛的嘛。」


 


        「愛人?什麼詞彙,Lionel你是不是──」


 


        沒等Shaw把話說完,摸著下巴像在想些什麼的Fusco直接走向Root。


 


        「嗨,記得我是誰嗎?」


 


        正跟Bear玩得不亦樂乎的Root過了會兒才蹦上沙發:「你是Lionel,小獅子!今天早上你買了杯咖啡和一塊甜甜圈當早餐,我覺得這樣不太健康,喔!還有一大盒餅乾,然後你把零錢拿去……」


 


        「等等、停!天啊,妳怎麼還是這個樣子?」Fusco想起他們的初次會面和手上始終拎著的「見面禮」,這才把袋子放到桌上並拿出Root說的餅乾。「以前那樣就夠可怕了,變成小孩以後不需要再來一次,怪驚悚的。」


 


        而且他覺得自己被騙了。哪有退化?性格還是一樣惡劣啊。


 


        「John跟Harry呢?我想他們。」Root摟著Bear的脖子,望望門口再回頭看著Fusco。


 


        「我都不知道妳還會想他們?」


 


        「John高高的,他會跟我玩而且不會生氣,Harry有很多很多電腦……」Root突然掰起手指像在算數,然後打開餅乾盒的蓋子,又偏頭疑惑地看向Fusco。「唔,Lionel,你知道Harry出了什麼事嗎?」


 


        Fusco愣了愣:「沒有吧?怎麼了,妳的神祕聲音又告訴妳什麼了?」


 


        「他的頭髮是不是被雷打過?為什麼總是豎得直直的?」


 


        沉默三秒後Fusco毫不掩飾地捧腹大笑,而憋笑憋得快內傷的Shaw直想做點什麼守住自己的職業道德──Finch畢竟還是她老闆──於是走向前把整盒餅乾搶走。


 


        「這是我的。」


 


        「是我的!」




        無視於Root的抗議,Shaw把餅乾盒舉得高高的笑得一臉邪惡。


 


        「我就知道,這邊有個特大號的餅乾怪獸。」還沒能止住笑的Fusco意思意思地朝旁邊白了一眼,接著拿出一袋棉花糖球遞給用力跳著試圖奪取餅乾的Root。「那這是妳的,草莓餡,吃完記得刷牙啊,小公主。」


 


        眼睛發亮的Root高興地抱了Fusco一下,後者拍拍她的頭覺得很滿意。


 


        和Shaw稍微聊了點近況、未來方針以及帶小孩有多累這件事,還要前往其它地方的Fusco很快帶著Bear離開,Shaw則以有事為由也出門了,還不忘將大門反鎖以防小傢伙又跑出去。


 


        實際上是獨自前往醫院想拿些資料的Shaw卻一無所獲,接著前往幾間研究中心,但收穫仍然掛零。回到家後看見Root衝著她笑得燦爛無比,直覺哪裡不對的她立刻打開了被自己放在冰箱頂端的餅乾盒──空空如也。


 


        「妳竟然把我的餅乾吃完了。」她板著臉指控,但面對那張寫著勝利的小臉,她突然跟著笑了,哼著歌緩緩掏出口袋裡的空袋子得意洋洋地在Root面前晃。「沒差,我也把妳的棉花糖球吃光了。」


 


        Root這才驚愕地望向自己身旁原本放著棉花糖球的位置。她壓根不知道Shaw在出門前或任何什麼時候曾經接近過這裡。


 


        「幼稚!」她氣呼呼地指著Shaw說道。


 


        但Shaw可完全不在意。


 


        「彼此彼此。」














【TBC】




- - - - -




以前看的漫畫裡有一句話「心理會被生理影響,所以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年輕」,不太懂,長大了之後才真的體驗到生理與心理狀態是會交互影響的


所以覺得如果常常跟孩子相處在一起大概也會被潛移默化吧


結果越寫越像大孩子帶著小孩子了,但自己覺得好開心啊哈哈哈


Root買的娃娃就是502擺她房間那隻Uglydoll


Shaw的化名(?)是因為我很喜歡Kristen Stewart








一開始不知為何下意識寫出餅乾怪獸的我還想了一陣子



後來發現非常合理((我這輩子都別拔護膝好了







躺著也中槍的Finch很受傷,表示頭髮硬梆梆也不是他願意的


(忘記在哪看過有人說他的頭髮簡直像被雷炸過,之後就不能直視他的頭髮了…)







(OS: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翻译】Past the precipice (chapter 3)

stumpfe Axt:

【翻译】Past the precipice (chapter 3)  (网盘链接)
 

本文电梯间:chapter1 chapter2
本系列电梯间:(1)  (2)  (3) 
所属系列:past the precipice 此为本系列第二篇(2) 之chapter3
原文: past the precipice
作者: bruisespristine
翻译: stumpfe Axt
授权:见(1) 
 
配对: Shaw/Root
分级 : E
特殊题材警告:drug-induced sex, dubious consent, oral sex, shameless smut
 
 


Note:


作者bruisespristine 希望大家有什么想法或评论可以去AO3 给她写在comments里,有什么有趣的脑洞可以给作者说啊,说不定下一篇就能写呢~


作者那篇很有名的94 Days 就是本系列第三篇机器宝宝POV脑洞的后续,见the Machine plays matchmaker






昨天半夜看完秋大的I thinkI skipped a step的breath play,太好吃了简直,看完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和激动的心情,翻出几篇bruisespristine的文看完打算近期翻译。这种略略带点强迫性质的掺杂一点点暴力的一方腹黑的设定太对胃口了。啊啊啊我好想看Shaw的捆绑play啊怎么办,求推AO3的文~ 。我记得微博上有看过“would you be a good girl for me?”梗,不知道有没有大大在写~




——————————————————————


网盘链接戳我  密码: f7u8   (之前有评论说放txt看的是乱码,好像是要先保存再下载就可以了,这次是word, 有问题给我评论哈)




Fin